達愣達坂路

作者: 趙文紀
來源: 新華網
日期: 2019-06-06

唐朝大詩人李益在《從軍北征》詩中寫道:“天山雪后海風寒,橫笛偏吹行路難。磧里征人三十萬,一時回向月明看。”

這首詩所寫的景象,沒有到過的天山的人,是很難體會的。天山深處,是一個氣候變幻無常的地方,每年七八月之后,隨時都會下雪,真是“橫笛偏吹海風寒”,在“磧里”,也就是在碎石沙地里行走,真是困難重重。但是,天山深處卻是常年生活在這里的蒙古族牧民們年年都要轉場的必經之路。

我在和靜縣工作的時候,最惦記的就是這條轉場路。

2014年7月初,巴音布魯克草原最好的季節,我和縣人大主任達·才仁、常務縣長艾樺、常委穆和軍、副縣長黃新平同志帶著縣畜牧、交通、旅游、國土、水利等十幾個部門的同志,調研巴音布魯克5A級景區創建工作、牧區畜牧業發展及牧民生產生活情況。

我們在幾天時間里,把巴音布魯克草原鄉鄉場場跑了一遍。7號那天,在山間草原簡易牧道上顛簸了幾小時,最后來到開都河峽谷深處的賽罕陶海村。

中午在村長家的蒙古包里吃飯。聽說來了一群縣里的領導,周邊蒙古族牧民三三兩兩,有的騎摩托,有的騎馬,紛紛聚攏過來,與我們見面。我們也通過和他們聊天,了解群眾生活中的困難。

聊天的過程中,我們了解到,這里牧民們最大的困難,就是他們每年幾次的季節性轉場。如果雇用車輛拉運,要繞道好幾百公里,耗時又費錢,代價很高,經濟條件稍差的家庭根本承受不起。要想少花錢又節省時間,就只能采用傳統的轉場方式,邊牧邊行,徒步轉場。

徒步轉場要沿著天山中的崎嶇小道,穿越開都河峽谷,翻越十幾個海拔在三四千米的山頭,才能到達冬季牧場冬窩子。

由于這里地處天山腹地,山勢險峻,地廣人稀。許多大山深處的牧點,基本無車道可行。人、馬、羊、牦牛及生活必需品,只能在根本沒有路的草原,或者幾十公分寬的山間馬道上前行,馬道曲折盤旋,道邊常常是懸崖絕壁。山區氣候多變,有些路段常年冰雪覆蓋,有些路段又碎石遍布,稍有不慎,人和牲畜就會滑落墜崖,輕則傷筋斷骨,重者就要了性命。

牧民們說,這十幾年間十多個牧人和近千頭牲畜把命毀損在這條馬道上。轉場路成了牧民們人人發怵的鬼門關和要命路,轉場途中充滿了艱辛和危險。

聽了這些,我感到心情十分沉重。我們當即商量了一下,決定調整行程,大家親自走一走這條轉場路,體驗一下牧民們的艱辛,同時查看能否為牧民們修一條轉場的牧道,不能讓他們生命財產再遭受損失。

牧民們聽說我們要騎馬走這轉場路,都特別激動。有人自告奮勇當向導;有人要陪我們一起走,保護我們;也有人把家里最老實的馬牽來;還有人趕緊回蒙古包,給我們準備路上吃的干糧。

第二天天剛亮,我們和連夜請來的交通設計院的3名技術人員、5名當地牧民、還有鎮里書記、村長,共25人31匹馬,帶著干糧、藥品、棉帳、大衣、雨披等物品,從賽罕陶海村夏秋草場老辦公室出發,沿開都河峽谷,順著馬道,一路前行。

我們一會兒騎馬,一會兒牽馬步行,一會兒涉水,一會兒攀巖,一步一步循跡探行。

天山深處的氣候,隨著地勢高低不斷發生著變化,我們出發時艷陽高照,晴空萬里,大家都穿著短袖。但是當我們深入開都河峽谷的時候,就變成雨雪交加,異常寒冷。我們穿上棉大衣,再套上雨披,還是凍得不停哆嗦。等到了海拔最高的莫西干達坂頂上,天又下起一陣冰凌子,把我們全身都澆透了。

這幾十公里的路途中,我們一行險象環生,國土局長從馬上摔下,嗑破了頭皮;一名技術員在半山腰陡坡上連人帶馬滑倒,壓傷了小腿,還有人高山反應,一路嘔吐不止。所幸都是有驚無險,大家均無大礙。

用了整整七個小時,我們終于翻過了這幾個崎嶇山路,到達牧民們過冬的冬窩子。

回想我們一路驚險的旅途,再想想牧民們每年都要在這條路上轉場,他們所經歷的危險和艱辛,讓我們心里很不是滋味。

我想,我們一行只是只身穿行,那些蒙古族牧民要帶著帳篷和生活必需品,驅趕著幾十甚至幾百頭牛羊,跋山涉水,攀山越崖。那些不聽話的牲畜,一旦到山崖邊驚慌起來,就會互相擁擠踩踏,牧民為了看護牲畜,都會奮不顧身,這時候危險隨時都會發生。難怪在十幾年里,就有那么多牧民在這條路上發生事故。

我們席地圍坐,開了一個短會,聽了設計人員的意見,大家決定,立即安排,無論多大代價,要趕在秋冬轉場前,先扒通這條路。

牧人們聽說政府要修這條路,都高興地說:“長生天在保佑我們,共產黨在保佑我們”。

牧民們拎出幾個裝著白酒的大塑料壺,給在場的每個人倒了一大碗酒,我們都沒有拒絕,像出征前的將軍一樣一飲而盡。

2014年9月28日,這條路終于扒通了。這是一條用最短的時間扒通的路,有些地方甚至不能叫做路。寬寬窄窄,高低不平,有些路段山石犬牙交錯,有些路段沼澤泥濘,曲折多彎。而且全在海拔2600米以上蜿蜒伸展,山勢坡度陡峭,莫西干達坂就有近70度的坡度,垂直高度近1600米。達坂頂子上,海拔近4500多米。上下達坂30多公里,六十幾道回頭彎。

這條路雖然簡易,車輛依然難行。但是,自從這條路修通,從這條路轉場的牧民,就再也沒有折損過一人一畜。

我記得路通的那天,牧民們像過那達幕節一樣,在達坂下搞了個小型但隆重的慶祝活動。牧民們給這條路起了個名字叫達愣達坂路,蒙古語意為70個達坂。因沿途有個金光牧場,跨過的幾條開都河支流又都有砂金,所以牧人們又叫它“金光大道”。

以后的幾年里,在上級黨委、政府的關心支持下,通過爭取區州交通項目,縣財政自籌資金,縣內民企幫助,這條路越拓越寬,越修越好。

經過幾年建設,這條全程180余公里的路,目前絕大多數已鋪上了瀝青,成了三級公路。就連莫西干達坂那段最高最危險的幾十公里,也修成了四級標準砂礫路。自治區交通廳2016年批準這條路為省道340線,是從國道218和靜段到巴音布魯克第二條通道,也是在天山中段連接國道217線和218線的最佳最捷的一條省道。

2017年電影《飛馳人生》拍攝,劇組在全國各地挑選外景地,最終選中了這條在峻美的巴音布魯克大草原和天山中穿行的路,把這條路稱為“中國最美賽道”和“最具挑戰性的路”。

2019年2月,農歷豬年大年初一,《飛馳人生》播出,速度與激情,勵志與美景,使全國的觀眾耳目一新,熱血賁張。很多觀眾看后,紛紛感慨一定要到巴音布魯克看看,一定要親自走走這條最美的賽道。

我看著電影,回想當年這條路上的艱辛,竟然默默留下淚來。我希望這條路,成為牧民的轉場路、致富路和幸福路。

習總書記新年賀詞中說:“我們都在努力奔跑,我們都是追夢人!”讓人民群眾過上幸福的日子,就是我們共產黨人要追的夢。

(作者:趙文紀,1967年生,河南虞城人,曾任和靜縣縣委書記,現任巴州人大副主任。)

[編輯:馬夢]
01007032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4590504
快乐8稳赚技巧